找回密码
 请必须用中文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02|回复: 15

空巢老人调查:在孤独中,人的尊严也会丧失干净(转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6 09: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游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请必须用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老友新交 于 2017-10-17 14:30 编辑

                 李老今年七十岁,老伴儿六十八岁。

                   退休前,李老夫妇都是省城电子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良好的家庭环境,在培养子女的问题上,充分体现出了自己的优势。李老的两个儿子,曾经是、如今也是他们老两口的骄傲。夫妇俩的两个儿子,都考上了北京的大学,一个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一个毕业于清华大学,之后继续深造,取得了高学历后,如今都在北京定居。

                     在世俗意义上,有这样的两个儿子,对于任何家庭的长辈来讲,此生都应当算是功德圆满了。而「功德圆满」,也是李老在接受我采访时,除了「理性」这个词以外,最喜欢说出的词语。

                但是在我听来,这四个字从李老嘴里吐出,却并不尽是欣慰的情绪,相反,多多少少还有些自我劝慰式的唏嘘。

               李老的表述,在我访问到的老人中最有特点,长期的科研思维,使得他的表述极富逻辑性,但又并不显得刻板机械,反而更有一种可信的抒情力量,已至结束采访后,我对他笑言:李老您具有诗人的气质。

李老哈哈大笑,说:科学本来就是有诗意的。

                      两个儿子远居北京,李老夫妇的老年空巢生活,过了将近有十年了。起初,一切似乎都还和谐,充裕的养老金足够老两口安度晚年,那段时间,两位老人还经常出门旅游,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这对在抚养子女上「功德圆满」的老人,却越来越感受到了垂暮生命的重荷。

                       两位老人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尤其到了最近两年,更是每况愈下。李老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老伴儿患有严重的高血压,日常生活中,老两口是彼此的医生,一个替另一个量血压,一个监督另一个按时服药。老两口知道控制病情的重要,心里都很清楚,一旦其中的一个倒下了,另一个都没力气将对方背出家门,而且,另一个也势必会跟着累倒。

                   这种担忧在今年年初得到了证实。

                      当时李老的心脏病突发,幸亏邻居帮忙,打电话叫来了 120 急救车。老伴儿也想跟着急救车一同上医院,被邻居好说歹说地劝住。邻居也是好心,担心老太太跟到医院去只会把自己也急出毛病来。老伴儿留在了家里,可是当天晚上,一个人在家的老太太突然感到天旋地转。依靠平时掌握的医疗常识,老太太理智地没有进行多余的挣扎,而是就地躺在了地板上。躺下后老太太就感觉到完全动弹不得了,整个身子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支配。她说,那一刻,她认为自己要完了。就这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直到黎明时分,老太太的病情才渐渐缓和。她始终不敢动,更不敢睡着,她怕自己一旦睡着了,就再也不会醒过来了。等到第二天,邻居发现了,也是喊来了 120,后脚跟着前脚,把老太太也送进了医院。

                 这件事情发生后,李老夫妇的空巢生活正式敲响了警钟。

                我们不是没有想过去北京和儿子一起生活。以我们俩的收入,即使生活在北京,也不会给孩子们增添太多的负担。但是北京的情况太特殊了。孩子们除了「北上广」,在任何一座城市生活,我和老伴儿的晚年都不会遇到今天这样大的困难。

                    两个孩子目前在北京生活都算稳定,也都买了自己的房子,这样已经算是「功德圆满」的事了。但要说宽裕,却绝对算不上。两个孩子买的房子,都是一百五十平米左右,合计下来,这两套房就将近一千万了。买完房子,他们的人生基本上就被套死在那一百五十平米上了。因为太不容易,孩子们的心理上,就格外爱惜自己的小家庭、小日子,这种心理,也可以说是自私,但我和老伴儿都能够理解。按说一百五十平米,除了他们各自的一家三口,也够住下我和老伴儿了,但孩子们谁都不主动开口请我们去住。

                       有一年过年,全家人都在,两个儿媳妇用开玩笑的方式互相说:现在国家人均居住面积的小康标准是三十平米,如果咱们谁家再挤进两个人去,立刻就生活在小康线以下了。也许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和老伴儿当时只能相视苦笑。

                  也许生活在北京,这条「小康线」就是孩子们潜意识中的一个底线,击穿了,在心理上就是对于他们人生价值的否定。他们好不容易在北京立了足,过着还算体面的「小康」日子,我们不能去扰乱他们的生活,给他们成功的心理    抹上一条阴影。而且一个家庭,成员之间需要相对私密些的空间,这个观念我们老两口也是有的,让我们和孩子们挤在一起,我们也会替孩子们感到不便。

                 还有个办法,就是我和老伴儿在北京租房住。可是怎么盘算,这样都不可行。即便我们住在北京了,儿子就在身边,可日子一样是我们老两口自己过,还是空巢家庭,顶多周末的时候孩子们能过来看一眼。这样就等于是白白花了一笔冤枉钱。

                     思前想后,唯一的出路就是我和老伴儿独守空巢。

                 对于暮年的生活,我们不是没有做过设计。可现在看,事情没有发生之前,我们的想法都太过乐观了些。当年我们退休的时候,想着自己老了,绝不拖累孩子们,我们老两口和孩子之间的关系,自从他们考上大学那天起,就已经是“功德圆满”了,从此,在彼此的义务上,都不做强求。那时我们想,我们在自己的老年,依靠自己不薄的退休金,可以游山玩水,完全投身到大自然的怀抱中去,直到老的哪儿也去不了的时候,就找一个小保姆伺候我们。

                起初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着。我和老伴儿退休后年年去外地旅游,在丽江,我们还租了一间民房,连续三年都在那边过的夏天,自己买菜做饭,就像居家过日子一样。我们自得其乐,孩子们也很高兴,都说自己的父母真是潇洒。因为彼此无扰,我们老两口和孩子们的关系处理得非常融洽。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这样的日子没有过上十年,计划就完全被打乱了。

                  我们没有料到,自己的身体垮得会这么快。年轻的时候做科研,玩命加班的时候太多,身体留下的亏欠很大,这一点,算是个变量,我们没有计划进去。

                    怎么办?只有终止云游四方的日子了,提前进入请保姆的程序。

                   可是,真的开始请保姆时,我们才发现自己太幼稚了。在我们的思想里,花钱请人为自己服务,就是一个简单的雇佣关系,只要付得起钱,一切就会水到渠成。谁能想到,如今请保姆难,居然已经是一个社会问题了。我们最先找了家政公司,伺候两个老人,对方给出的要价是每月三千元。这个数目虽然也在我们能够承受的范围内,但还是让我们有些小小的惊讶。

                   在心理上,我们认为价钱是高了些。老伴儿有些想不通,我还给她做了做思想工作。我说既然是市场化了,这个定价一定就是市场自我调节出来的,是被供求关系所决定的,通过这个价格,我们就可以得出如今老人对保姆的需求有多大,供不应求,所以才导致出了这样的价格。你看,我们研究所刚刚毕业的研究生,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三千块钱,可是一个不用受太多教育就能胜任的保姆岗位,也开出了和一个研究人员同等的薪酬标准,这个价格不能说没有一些扭曲。但这就是现实,我们处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购买服务,只能接受如此的定价。

                 好不容易,老伴儿的思想工作做通了,第一个小保姆被请进了家门。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吗?远远没有。

                 购买保姆的服务,这种交易方式,远远不像我们购买其他商品那么简单。购买其他商品,基本上还有个公平原则、诚信原则在里面,但购买家庭养老服务,这里面的不确定因素就太多了。具体的矛盾我不想复述,总之,这个小保姆为我们提供的服务质量,远远和我们的预期不相吻合。我们老两口也是自认有修养的人,但是的确难以容忍。于是又换了一个,每个月还多给出五百块钱。但是随着付出的价格抬高,获得的服务质量与预期的落差反而更大了。

                就这样接二连三换了四个保姆,最终不约而同,我和老伴儿都决定不再尝试这条路了。我们决定,在我们还能动的情况下,彼此照顾对方。

               这里面没有不理性的因素,我们都是学理科出身的,不会感情用事,任何决定,都是经过理性推理出来的。

          但是现在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理性思考的确有侥幸的成分在里面。老年人的身体状况,更是个不可估算的变量,这一点,我们一厢情愿地没有计算在内。

                发生在老伴儿身上的危险,让我知道了,现在身边有个人还是非常必要的,起码不会让我们在突发险情的时候坐以待毙。上次老伴儿被救,是因为我们防患于未然,留了一把钥匙在邻居家里。邻居很负责任,我住院后,就担心我老伴儿一个人会有什么不测,一大早敲门问安,没人应门,这才开门看到了躺在地板上的老人。这种侥幸的事还敢再重演吗?不敢了。

                现在我和老伴儿又有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住院两个人必须一同去,反正以我们现在的身体状况,任何时候都够得上住院的条件。我想啊,也许我们最终的那个时刻,会是双双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彼此看得见对方,一同闭上眼睛。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的确就是功德圆满了。

——现在孩子们是什么想法呢?

                   孩子们当然很着急,可也只能劝我们再去请保姆。

                他们总以为我们是舍不得花那份钱,根本体验不到这种买卖关系如今的混乱——不是你支付了金钱,就一定能够换来等值的服务。他们不知道,这种「等值」的要求,更多的还是指人的良心,是良心和良心之间的换算,可如今人的良心,是个最大的不确定值,最难以被估算和期待。

                我们住院后,两个孩子都回来了,其实用不着,他们回来,并不能改变我们需要救治的这个事实,而且,也给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当然,这是理性的看法。但是这一次我不这么认为了,当孩子们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情感上的满足。那一刻,我居然有些伤心,就好像自己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老伴儿更是哭得一塌糊涂,孩子们越安慰,她哭得越凶。好在我还算比较克制,如果我也落泪,孩子们会感到震惊的。我从来没有在两个儿子面前掉过泪。孩子们不会理解他们的父母怎么会变得如此脆弱,就像我年轻的时候一样,也一定是难以理解如今的自己。

                在医院陪了我们几天,看我们的病情都稳定下来了,孩子们就回北京了。他们太忙。是我让他们回去的,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在理性思考的时候,感到这么违心。

                 孩子们走后,我和老伴儿突然变得特别亲。不是说我们以前不亲,是这次事情发生后,我们之间那种相濡以沫的情绪变得空前浓厚。

                我们俩的病床挨着,各自躺在床上,伸出手,正好可以牵住彼此的手,我们就这样躺在病床上手拉着手,连护士看到都笑话我们,说我们比初恋的情人还要亲密。护士说得没错,我和老伴儿年轻的时候,好像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情重。这就是相依为命啊。我们手拉着手,各自还吊着液体,我觉得液体滴进我们的血管里,就融合在了一起。我还和老伴儿开玩笑,说这种感觉真好,就好像我们两个人都输进了双倍的药物,你的我也用了,我的你也用了,我们这次住院算是赚到了。

                         在医院里,我和老伴儿商量了出了下一个决定——我们住进养老院去。

                  出院后我们立刻考察了一下,有几家养老院还是不错的,比较正规,主要是管理相对严格,毕竟是有那么一个机构,为老人提供服务的人员,有组织的管理,这样一来,就杜绝了老人在家养老,保姆关起门来称王称霸的可能。你要知道,老年人的状态决定了,在私密的空间里,相对身强力壮的保姆们,他们绝对是处于弱势地位的。

                我们看中的那家养老院还提供家庭式公寓,就是一个小家庭的样式,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我们并不需要过集体生活,每天服务员会送来三餐,自己愿意的话,也可以自己做饭,医务人员会随时巡视老人的身体状况。当然,收费比较高,一个月我们两个人需要交纳六千块钱。这个价格我认为是合理的,吃住、医疗保健都在里面。

                  入住手续我们已经办好了,现在只等养老院的通知。这家养老院的公寓房很紧张,需要排队。

             去养老院,看来就是我和老伴儿的最后一站了。

             也许真的是走到人生的尽头了,这段日子在家,我和老伴儿总觉得是在和什么告别,情绪上不免就有些低落。收拾收拾东西,每天夕阳落山的时候,我们老两口就坐在阳台上说一些过去的事情。这套房子我们住得并不是很久,退休前才换的,也就住了十年左右的光景,可是如今就好像是人生前一个阶段的最后一个驿站了,从这个门走出去之后,我们的人生就该进入落幕的倒计时了。

               我们这一辈子,传统观念不是很重,自认为我们的生命和孩子们的生命应当是各自独立的,可是如今看来,人之暮年,对于亲情的渴望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是我们独有的民族性格,而现代性,说到底是一个西方观念,所以,当我们国家迈向现代性的时候,独有的这种民族性格,就让我们付出的代价、承受的撕裂感,格外沉重。

               老伴儿现在特别思念孩子们,我也一样,这些日子突然想起的就总是两个儿子小时候的样子了。有时候还会有些错觉,好像看到他们就在这套房子里玩耍。实际上,我们搬进这套房子的时候,他们早已经在北京落户了。这种视觉上的位移,在物理学上也许都能找到符合科学的解释吧,就像海市蜃楼,我想也许不完全是个主观上的错觉。

            前两天我和老伴儿做了一个大工程,就是把孩子们从前的照片都整理了出来,分门别类,按照年代的顺序,扫描进电脑里,给他们做成了电子相册。我还买了两部平板电脑,分别给他们储存了进去。我想,有一天,孩子们也会开始追忆自己的童年吧。

          这也是给我们进养老院做的准备工作。

                 要离开家了,我和老伴儿想了想,需要从这个家带走的,好像并没有太多的东西。除了我们的养老金卡、身份证件,好像唯一值得我们带在身边的,就只有孩子们的照片了。人生前一个阶段积累下的一切有形的事物,我们都带不走,也不需要带走了。

                  你看我的手机,屏保就用的是两个儿子大学毕业时穿着学士袍的照片,我老伴儿的也一样,不过是这俩小子光屁股时的样子。

            还有一个决定,应当算是我和老伴儿最后的决定了。这个决定我们谁都没有说,只是彼此心照不宣。那就是:如果我们中的一个先走了,另一个就紧随其后,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我们谁都知道,自己难以承受一个人的老年,一个离世,另一个绝对无法独活。那样实在太孤独了,在孤独中,人的尊严也会丧失干净。

         我不认为这是不人道的,相反,我觉得这应该是我们此生最后一个、也是最大的理性。

- 本文选自豆瓣阅读专栏作品 -

我在这世上太孤独

——空巢老人调查

弋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14:4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楚江 发表于 2017-10-16 17:09
关键要解决养老“孤独”问题   
      ...

谢谢楚江的关注!您“梦中的规划”,就是我心中最美好的愿景。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14: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成文 发表于 2017-10-16 15:45
养老,正在困扰我们。
靠自己吗?没有这个能力。我们不是百毒不侵的神仙,病魔随时都会把我们击垮。
靠儿 ...

谢谢成文的关注和点评!现在的退休工资维持温饱生活还可以,一旦生场大病的话,就应验了一句话——十年努力奔小康,一场大病全泡汤,辛辛苦苦几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7 14: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尤剑平 于 2017-10-17 14:27 编辑
成文 发表于 2017-10-17 09:49
剑平兄:皮长在虎身上,我是没有能力剥下来;可是嘴长在我身上,我岂能自贴封条?
不可能的事我不做,可是 ...

     有些话只怕是只好自说自听!可能根本无人理釆。要是能应付你一下也就祘不错的了。现在经济总量已是世界第二,人民幸福安康。颂扬还忙不过来呢。才不会上那些“敌对势力”的当,鸡蛋里去找骨头呢。                                  
    要是解决了双规制问题,可能就解决了一大部分人的问题。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7 09: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剑平兄:皮长在虎身上,我是没有能力剥下来;可是嘴长在我身上,我岂能自贴封条?
不可能的事我不做,可是能够说的话,我是一定要说的。我们都是黄土埋到脖子的老朽了,无所谓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6 21: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几天,社区一位官员上门调查民意,我坦率的对他讲:养老,不能只搞小动作,重点是在企业退休工人的经济基础上建立养老机制;否则就是空话。
我以为,在养老问题上,我们要理直气壮地发声,这是我们的正当权利。
现在的现实是
1,企退职工的收入低于养老的市场标准,
2,大多数只有一个子女,少数人也只有2个,没有精力照顾老人,
3,子女的退休年龄在延长,照顾老人的机会在减少。
因此,靠市场、靠子女都是靠不住的。政府必须站出来承担责任。这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具体行动!
虽然我们不能制定政策,但是我们不应当保持沉默。知青可以大返城,独生子女可以调整为放开二胎,为什么养老政策不可能改变?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6 15:4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养老,正在困扰我们。
靠自己吗?没有这个能力。我们不是百毒不侵的神仙,病魔随时都会把我们击垮。
靠儿女吗?没有这个福分。照料父母的模式已经在我们这一代终结;我们的子女必须上班,才能缴纳他们的养老保险。
靠政府吗?没有这个权利。专家说了:我们不搞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主义。
靠养老院吗?没有这个经济基础。养老院也是产业,无利不起早,打来骂来,亏本不来。凭什么按照你的收入来制定收费标准?
天上有个太阳,水中有个月亮,我不知道,哪个更圆,哪个更亮?
可惜我们生不逢时,没有赶上当一名离休干部,否则可以躺在医院里全额报销的。
多多保重自己吧,迟一天生病,就是对儿女的最后奉献。虽然我们只生了一个,但我们永远亏欠他们。不拖累他们,是我们的责任。
我们是最有忍耐力的一代人,我们将在忍耐中走向人生的彼岸。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15: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友新交 于 2017-10-16 15:43 编辑

        谢谢谢牙宝的关注!养老靠政府?那是“中国梦”。           君不见养老口号的变迁——1985年,“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1995年,“计划生育好,政府帮养老”;2005年,“养老不能靠政府”;2015年,“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以后还会怎么变?天知地知!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15: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友新交 于 2017-10-16 15:42 编辑
暮年知青 发表于 2017-10-16 10:11
唉...,老了,不易啊。人到了老年只能去“养老院”,还要拿得起费用。也不是说去就可以去的,需要排队 ...

        谢谢暮年知青的关注!       等你老去的那天你才知道什么是孤独,老人家总是更乐意儿孙承欢膝下,愿意去养老院只是对现在社会的一种妥协,是不愿意增加子女负担的一种疼爱。大多数老年人都会说真正不能自理了就到养老院去,其实这是真心话但不是真话,而是情话,是对伴侣,子女的一种“忘我”的大爱。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6 10: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唉...,老了,不易啊。人到了老年只能去“养老院”,还要拿得起费用。也不是说去就可以去的,需要排队。唉...。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6 11: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养老靠政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6 12: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赶快完成安乐死的立法!已紧迫到刻不容缓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16: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友新交 于 2017-10-16 16:01 编辑
尤剑平 发表于 2017-10-16 12:39
赶快完成安乐死的立法!已紧迫到刻不容缓了!

           谢谢尤剑平的关注!      安乐死到底是痛苦的解脱,还是人伦的漏洞?作为一种人为结束他人生命的行为,安乐死历来倍受争议。
      世界上仅有荷兰,比利时为安乐死立法,澳大利亚是先立法,九个月后被推翻。瑞士,美国安乐死只是在部分城市合法,仅此而已。
      在中国尽管社会上一些人士呼吁安乐死立法,但是从我国的一些伦理道德观念,以及现行的一些法律障碍来看,都不具备实施安乐死的条件,尚遥遥无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6 17: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要解决养老“孤独”问题   
       老友兄一帖激起千层浪,知青养老一直都是我们在寻求出路的问题,我的中国梦就是希望能有个适合我们养老的集中营,梦中是这样规划的:有这么一个环境安静,医疗设施较好,交通方便的养老院,里面大多数住的都是老知青,如果是曾经下放在一起那就更好,起码是三五成群曾经是下放在一起老家伙们,养老院内部可以分三六九等,有钱的住单间(哪怕是老两口),没钱的住标房。食堂供应也是自助餐,有钱的在楼上,退休工资低在楼下,伙食标准不一样,只吃不带。活动室里基本上都是认识的,可以经常组织各种活动,有写作、书画、棋类、牌类、唱歌、舞蹈、摄影摄像等等,大家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身体条件好的,想出去旅游的,可以组织出去旅游。子女送点好东西来了,还和当年在农村一样,大家一起分享一番。......(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6 19: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尤剑平 于 2017-10-17 13:52 编辑

    看过列举的各种各样养老方式的没想,也祘是梦想吧!就好象看到GCD宣言里列举的各种社会主义似的。当然,究竟那(几种)(些)养老方式能适合绝大多数人呢?也可以慢慢讨论。恐怕最终要“码戏”!否则就象空想~~主义!
    时间象小河流水静静地淌着。到时候该老的自然也就老了。该走的自然也就走了。似乎不必杞人忧天。就象当年九大,到时候就开了,也实实在在地开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镇江知青网 ( 苏ICP备10036595号

GMT+8, 2019-12-16 13:23 , Processed in 0.39318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4 Weixiaodu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