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请必须用中文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1|回复: 6

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独裁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9 14: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游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请必须用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尤剑平 于 2018-11-19 16:01 编辑


2
[url=]nwr老牛[/url] [角落] [[url=]飞语[/url]] 发表于:18-11-19 12:20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独裁者——波尔布特

波尔布特(Pol Pot,原名Saloth Sar,1925年5月19日-1998年4月15日),柬埔寨GCD(红色高棉)领导人。



大魔王波布尔特
人生轨迹的转变
1928年诞生于柬埔寨的一个自耕农家庭,自幼在家从事农活。
本应在农村长大务农终其一生的一名少年,却因为7岁时的一件事情,永远地转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波尔布特的姑姑,奈克桑洛,当时在柬埔寨国王西索瓦莫尼旺(诺罗敦西哈努克的外祖父,前任国王)的王宫里工作,她的女儿鲁昆梅也因为这样的关系,被介绍到了当时的宫廷舞蹈团,成为了老国王面前的一名舞者,不久之后就被老国王纳妾,颇为宠爱。
7岁时的波尔布特,按照中南半岛的风俗,是需要去寺庙中当上几年僧侣的。因为有了堂姐鲁昆梅的这层关系,于是家里就把他和另一名同乡送到了首都金边,希望在他僧侣修行之后能有个好前程。

年轻时的波布尔特
在金边的寺庙中度过了1年之后,堂姐鲁昆梅就通过老国王的关系,把他送进了天主教的私立学校。自此后的6年时间里,少年波尔布特接受了西化的教育,也搬进了堂姐鲁昆梅的大宅子,开始了一帆风顺的生活。
然而好景不长,1941年西索瓦莫尼旺国王驾崩,受他宠爱的几位妻妾纷纷断了社会上的种种便利。
波尔布特本身并不精于学业,没能考入金边的重点中学,只得转投郊区的中学和技工学校接受教育。
1949年,渐露头角的波尔布特获得了技工学校的奖学金,得以前往法国巴黎留学。

在巴黎的波尔布特
在法国的波尔布特同样并不擅长学习,但却对柬埔寨的未来发展产生了极大的热情。
波尔布特在这里结识了乔森潘,英沙里,宋谢,这些与他一手打造了红色高棉的朋友们。
他们对于当时的王制柬埔寨和帝国主义列强有着同样的憎恨,尤其是在西哈努克国王去西方各国寻求援助,却最终获得了“法国监管的独立”之后,在柬埔寨的这些goang chan +主义者眼里,西哈努克无疑是一位“卖国的国王”,柬埔寨人民只有通过革命,驱除殖民主义者和王政派,才能获得最终的独立。
然而,在当时的学生团体中,波尔布特并不起眼。
波尔布特在巴黎的生活并不顺利,连续三年大学入学考试失利后,学校终止了波尔布特的奖学金。
1953年,失意的波尔布特回到柬埔寨,不久后便投身于“独立高棉联盟”的斗争活动之中。
独立高棉联盟(Khmer Issarak Association)是一个民族独立组织,其成员有goang+chan +主义者,也有无政治倾向的民族主义者,更有来自泰国、越南的成员。
其主要目的在于配合越盟(越南独立同盟会,简称越盟,于1941年胡志明成立。)在印度支那地区的独立战争活动,并且提供物资上的支援。
波尔布特在这里被委派进行“自主生产”,指导进行农业耕作的工作。
这对于从巴黎留学回来的他来说,未免会感到没有用武之地:他想要的是轰轰烈烈的革命和民族独立战争,而不是自给自足的小经济体。
1954年,越盟军队撤出南越和柬埔寨,原本在这一地区活动的共产主义者也纷纷随着越盟军队的撤走,逃亡到了goang chan政权的北越。
                                        等待时机的波布尔
然而波尔布特并没有走,他看中的是柬埔寨共产主义党派——高棉人民革命党中留下的大量权利真空。
果不其然,高棉人民革命党在金边的组织状况岌岌可危,大部分高层出走北越,而迫在眉睫的,就是即将于1955年进行的全民大选。
如果高棉人民革命党能够在这次大选中获得高席位的话,柬埔寨就可以和平地实现政权的共产主义化。
然而波尔布特并不这么想。
首先从形势的考虑来看,西哈努克国王无疑将之前越盟对柬埔寨的入侵视作相当大的敌意的表现,而且共产主义各党派提出的推翻王政甚至是武装革命的口号,极大地刺激了王政派和资产阶级的危机感。
这次革命中共产主义政党获胜的可能性完全为零;邻国的南越是不折不扣的亲美政权,这直接影响了西哈努克的执政方针,无疑也将向美国倾斜,所以共产主义甚至可能在柬埔寨遭到清洗。
即便退一步讲,柬埔寨共产主义政党可以在大选中获得议会的席位,这也与刚刚加入组织的波尔布特没什么关系,他的资历不足以支撑他走上政治的表舞台。
所以很自然,他要做的事情只有两个:
第一,通过竞选活动尽量多地接触、笼络柬埔寨的共产主义者;
第二,让现有的高棉人民革命党高层结构垮台,给他上升的机会。
此时的西哈努克国王,也在静静地等待一个时刻的来临:大选。
流亡的红色高棉

1963年,西哈努克在暹粒视察时,遭遇到了一起学生暴动事件。
起因是地方警察杀害了一名参加左翼活动的学生,随后学生组织提出惩罚凶手,但却被地方警察组织将此事搁置。
于是在西哈努克造访时,当地的学生组织在当地警察局外发动了这次暴动。受到震撼的西哈努克认为此事与红色高棉不无关系。
随后政府公布了34名“破坏分子”的大名单,红色高棉的农谢和商业部长乔森潘赫然位列其中。
时任国防部长的郎诺提出应当彻底清洗共产主义分子,但不希望流血的西哈努克首相否决了这一提议,但军人出身的朗诺显然对这种“温柔”的处理方式不满意。
这件事促使乔森潘被迫从政府辞职,同时也将“红色高棉”的名字第一次在柬埔寨公布出来。
红色高棉不得不放弃了在大城市中的据点,出走老挝、越南、柬埔寨三国交界处的密林地带。而对于西哈努克首相来说,这可能是他一生中犯过的最大的错误。
柬埔寨奉行的是中立主义,由西哈努克首相一人游走于左派和右派之间争取平衡。左翼学生运动倾向于反美,支援北越,而官僚阶层又倾向于亲美,抵御共产主义的渗透。
在这样的夹板关系下,西哈努克首相能够周旋的空间越来越小:双方都在逼迫他亮出底牌,站到自己的阵营中来。
西哈努克的选择,直接影响着柬埔寨未来的命运,所以他举棋不定,犹豫不决。历史有时就是如此残酷,如果你不做选择的话,他就会另找一个人来替你做出选择。
波尔布特此时,却做出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选择:出走中国。
出走中国,取“真经”
时值1964年,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进入密林不足一年,但队伍缺乏好的政治纲领。
尤其是当党干部们坐下来开会时,除了游击战就是务农,或者喊喊反美反政府的口号,目标还是迷茫的。
在密林中的红色高棉领导人从收音机中听到了中国gong 'chan'dang的种种宣传,于是心中便诞生出了【要去中国取经】的想法。
波尔布特携随从一起向北穿越丛林,首先秘密进入老挝,随后从“胡志明小道”潜入了北越控制的河内市,在这里滞留了几个个月,但却没能获得北越GCD当局的足够重视,反而被当作了危险分子对待。
波尔布特不愧是天生的冒险家,他再次突破国境,从越南潜入了中国,并且一路到达了北京。
在这里他找到了他想要找的[政治纲领」:毛泽东主义。
实际来说,波尔布特并没有真正的取得真经,取得「真经」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要能在他回到丛林中后,有一套「拉大旗做虎皮」的说辞。
1966年,波尔布特带着他如获至宝的《毛泽东选集》回到了柬埔寨的丛林中。



红色高棉宣传画
红色高棉茁壮成长
1970年3月18日,国防部长朗诺发动了三一八政变,随后朗诺推行一系列的暴政,制造了大量难民,也给了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成长的空间。
朗诺暴政下背井离乡的难民,有的涌入了大城市,也有一部分躲入了丛林。
他们的家被朗诺烧掉,家人被美军杀死,剩下的只有复仇的心。
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在这段时间得以迅速壮大,其实也拜了朗诺和美军所赐。
尽管之前红色高棉提出的「反美反政府」口号没什么号召力,但随着深受民众爱戴的西哈努克首相被废黜,美军在边境上的暴行被揭露,红色高棉立刻成为了正义一派的先锋队。
农村难民和城市中的共产主义分子纷纷投靠红色高棉帐下,其中就有作为波尔布特的左膀右臂的宋先、塔莫、胡荣、康克由等人。
此时的西哈努克,国王、首相这些头衔已经不复存在。换句话说,他其实仅仅是一介难民。不得已,他对中国提出了政治避难申请,长期滞留中国。
十年前的西哈努克和波尔布特,一个在首相府里掌握一国大权,一个在街头巷尾避人耳目地度日。
十年后,西哈努克丧失了一切权力和财富,流亡北京;波尔布特则意气风发,带领着充满着仇恨的红色高棉,对朗诺剑拔弩。
再过十年,他们又是什十年后,西哈努克丧失了一切权力和财富,流亡北京;波尔布特则意气风发,带领着充满着仇恨的红色高棉,对朗诺剑拔弩张。

         赶走朗诺,波布尔特统一柬埔寨
5月5日,西哈努克亲王在北京宣布成立「柬埔寨王国民族联合政府」,是为柬埔寨的流亡正统政权。
同日,中国对该政权予以承认,红色高棉也宣布承认该政权为柬埔寨的合法政权。随后西哈努克与波尔布特联手,建立了「柬埔寨解放统一战线」,正式开始了他的复国、复仇斗争。
多年后西哈努克曾经提到过:“我奉行的宗旨是不与美国人合作,也不与共产主义者合作。但让我最终选择了红色高棉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朗诺。”
有了西哈努克背书的统一战线,瞬间便在柬埔寨下层民众中获得了空间的支持。
饱受战争之苦的农民纷纷加入了统一战线的阵营,成为了红色高棉的作战力量。
然而西哈努克明白,他一但回国,便可能随时面临被红色高棉“意外死”。于是他选择了继续滞留中国,以流亡政府的身份支持统一战线的活动。
1975年4月,红色高棉攻占首都金边,占领了柬埔寨全境,柬埔寨复国战争宣告胜利,民主柬埔寨正式建国。
红色高棉给柬埔寨带来的不是解放,而是人间惨剧,这恐怕是很多曾经支持过他的人都始料未及的。
新政府成立后的内阁几乎尽数被红色高棉的要员包办,军事大权仍然牢牢地握在波尔布特的手里。
与其他红色高棉的干部不同的是,在革命成功后,波尔布特也没有走出丛林,而是在背后指引着乔森潘、英沙里、甚至是西哈努克这些傀儡,在舞台上演出一幕幕民主建国的好戏。
他自己则在计划着一件大事:让柬埔寨成为真正的共产主义国家。
而一场世纪灾难也开始了……
血腥的“波布尔特时代”
西方媒体习惯称红色高棉掌权的1975-1979年为“波尔布特时代”。
波尔布特在1977年的一次讲话中声称,革命之前,柬埔寨存在着五大阶级:农民、工人、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新的柬埔寨只能有一个阶级“农民、工人以及其他劳动者”。
他的首个伟大壮举,就是一夜之间将首都金边的二百多万居民“打扫干净”——把他们统统赶到偏远农村去,于是,有“东方巴黎”之称的金边成了无居民的“鬼城”。



被迫迁移的百姓

数万人死在了前往强制劳动地区的路上,更有几十万人因为饥饿、疾病和过重的体力劳动,在劳动中丧生。
对于这些死亡,习惯了枪林弹雨的波尔布特似乎毫不在意。他这一时期留下的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箱子里的苹果都烂了,还留着箱子干嘛?
对他来说,“烂苹果”就是那些“生活堕落”“思想落后”的城市居民,知识分子,大中小资产阶级,而“箱子”,指的无疑就是孕育出这些民众的柬埔寨社会。
柬埔寨的大屠杀超出了人类正常思维的底线,波尔布特的搞的“清理阶级队伍”和四次大肃反,连组织成员也不放过,许多高官的全家都被杀光。
从1975年暮春至1978年底,波尔布特执政仅三年又八个月,就使柬埔寨人民“非正常死亡”了三分之一,其恐怖行径超过了古往今来任何一个暴君!
他们开始专杀懂外语和戴眼镜者,后来竟连普通知识分子都难逃毒手,行刑时,有时用锄头活活将人砸死;用刺刀捅死婴儿;在水利工地将染病者就地活埋;
在波尔布特制造的空前浩劫中,柬埔寨华人首当其冲。华人多数从事中小工商业,文化程度也比较高,照波尔布特集团看来,是注定要加以消灭的“资产阶级”,将近20万华人在这场浩劫中死去,一部分人死里逃生,逃往国外。浩劫之后,柬埔寨已难找到一个完整的家庭。
如果说他是人,那就是侮辱全人类;如果说他是动物,恐怕也是对地球生灵的不敬吧!
中国和世界上对于柬埔寨的这一惨剧一无所知吗?很大的可能性上,确实是一无所知。
红色高棉掌握国家大权之后,首先禁止的就是国民的对外接触。
大多数国家的外交使节都被遣返或主动撤离,留下的少数几个国家,外交官的行动也受到了红色高棉的严格控制。
作为国家元首,西哈努克在国内的视察路线都被红色高棉严格控制,同住的家人,除了莫尼列皇后和他的两名儿子以外,其他儿孙辈都被红色高棉强制发配。
西哈努克的5名子女和14名孙辈子女都在这一时期遭到肃清杀害,而他却在红色高棉倒台之后才得知这些消息。
10
暴政图片集
以下有些照片可能过于血腥,慎看



在士兵看守下劳动



活体抽取脑组织--一个世界独创的、灭绝人性的屠杀方式。



照片中这个怀抱婴儿的母亲就是被这种残暴的方式杀害的。

在即将钻取她的脑浆时,这位知识女性神情平静,但脸颊上滴流的的泪珠清晰可见。


特制的钻机。从人后脑钻开0.8×2公分的孔洞,再从头顶钻眼,即可取出完整的人脑
已发现的几千枚钻孔人头骨铭刻下一段柬共统治时期的真实历史。

1989年8月,在吴哥陆续发现大量的头骨。
其中就有几千枚被活体抽取脑组织而惨死者的钻孔人头骨。


各种刑具
用锄头处决人犯
大批革命志士成为自己同志的刀下鬼。
仅金边南部的“图士楞”监狱就处决了14000名柬共干部及其家属。


被处决前的女囚留影。



S-21,囚犯被处决前的合影。



被虐杀的少年儿童部分照片



S-21监狱7名幸存者之一Sor Hong
(在膝上照片是幸存者的合影)。
在监狱中,他每天作波尔布特塑像,被赶来的越南士兵释放而得以保全性命。

骨瘦如柴的受害者
1981年1月,在金边南挖掘出大量的头骨,他们都是死于红色高棉统治时期


1981年1月,在金边以南15公里Choeung EK挖掘出的数千个头
1989年8月,在吴哥陆续发现大量的头骨。
红色高棉政权时期柬埔寨的版图被波尔布特等人变成了人间地狱。
为了节省子弹,90%以上的屠杀的人都是用铁棍直接打击头颅至死。
所以陈列的头颅骨每一个几乎都有被顿器击打的凹痕或有裂缝的窟窿。






















































































































































































红色高棉还创造了对犯人抽血而实施死刑,因为这样可以为大医院供血。
而柬共的“组织绝对正确”论和波尔布特在党内的绝对权威,使红色高棉的种种极端残暴的政策统统得以实施。
波尔布特罪恶馆,简称S21监狱,现为大屠杀展览馆。
[tr][/tr][tab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1 20: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什么时候,觉得红色成了恐怖和暴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2 10:5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2 16: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2 20: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排名十大独裁者,如今要增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3 17: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尤剑平 于 2018-11-23 17:59 编辑

取得真经,青出于兰而胜于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3 19: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网上看到一张图片,恶心人是指他们吗?说真话,我看不出来他们谁是谁,卡斯特罗?萨达姆?
恶人.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镇江知青网 ( 苏ICP备10036595号

GMT+8, 2018-12-16 07:39 , Processed in 0.71012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4 Weixiaodu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