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请必须用中文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5|回复: 6

问声妈妈,你可后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1 19:5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游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请必须用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镇江 于 2019-4-23 19:50 编辑

1.jpg

   我的母亲李英,生于1923年。1948年任南京与镇江的政治交通员。她善良、正直;我曾问过她,怎么想起来要参加GCD的。她对我说:那时想法很简单,因为当时物价飞涨,百姓没法过安定的日子。就想人人平等,个个有饭吃!
  但她没想到,她的家庭却是国民党官员的家庭。特别是她从小过继给她的四姑妈做养女。而她的四姑父却又是国民党内政部部长。1949年以后,她就没有安生过。
    妈妈过世后,爸爸很难受,常常和我说到妈妈。那时运动一个接一个,是个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年代。妈妈从没拉下过,只要一有运动,总会涉及到妈妈。妈妈在每个运动中都受审查。后来,妈妈竟然也习惯了。但她从没抱怨过。是对党的忠诚?还是畏惧?我不知道,爸爸也没说。
    但我知道的是,刚解放时组织上让她写信给台湾,应该是规劝亲友们回大陆吧。妈妈不肯写,后来组织上要求她一定要写,她写过后,还送给了组织上审查,寄出。后来爸爸告诉我,妈妈还是被审查了,说写信到台湾,这个有点冤枉。是冤枉?还是欲加其罪?真不知那时的组织上是怎么想的。反正写信后的各项运动,让妈妈的检查又增添了新的内容。
   妈妈真的很小心,她不准我们与她的四婶家来往,虽然她的四婶就住在镇江。因为妈妈的四叔名 李实;号:公略也去了台湾,因为他也在国民党政府中任职。记得我小时候,在路上碰见小月儿(四婶的女儿),她请我吃了素菜包子,就在镇江西门桥那儿有个很有名的好像是一枝春饭店,太好吃了。回家后告诉了妈妈,就被妈妈说了一顿。让我不要去,好像也没告诉我什么原因。文革后才知道,是四叔刚到台湾后,寄钱给四婶,是通过上海再到镇江,由妈妈代转的,后来向组织交待,被审查了。当然,这又是妈妈的一个政治错误。但相比她在解放前夕没配合抓捕四叔,这个错误好像小了点。
    妈妈总在犯错,她大概也没想到,她的家庭给她带来多少的困扰。但我不知道,只知道在妈妈的身边幸福地长大,直到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中,爸爸被关押,因为他是上海地下党,后来参加了新四军,被定性为:日本特务,那妈妈就不用说了,就是美蒋特务。
   家被抄了,原来家里用的都是公家的床、桌、椅,当然也被没收了。爸爸被关押,最受罪的还是妈妈。她那时好像是镇江地区供电局的财务科长。
   每天早上,妈妈的脖子上就被挂上了一块大大的木牌子,姓名“李英”二个字被打上了红叉叉。下面写着美、蒋特务。妈妈就戴着这块牌子,从尚友新村地委宿舍,走到电力路供电局。晚上再挂着牌子回家陪我们睡地铺。直到上海我的二姑妈来了,看我们的情况她哭了。给我们从上海买来了床和一张衣橱,我们一直用到现在,记得当时好像是68元。但我却从没见过妈妈流泪,她每次回来都笑着告诉我:食堂师傅给她多打了菜,有个工人替她打了水。有段时间纠察队允许她把牌子夹着,直到大门口再挂,妈妈很高兴。现在想来,妈妈总告诉我们别人的善良,却从没想到,路上妈妈是如何的难堪,如何的心碎,那年我15岁。
    后来我们可以探望爸爸了,但妈妈是不能去的。妈妈在受审查。妈妈告诉我,一定要告诉爸爸,活着!不要自杀!!就说家里还好,不要告诉爸爸,妈妈正在挂牌受审查。后来听其他关在一起的叔叔告诉我,爸爸听到妈妈的事,从没流过眼泪的爸爸哭了。他心疼妈妈,但他不知道,后来妈妈也被关押了,不能回家。
    直到1969年还是1970年的,爸爸被解放了。第一天解放,第二天就上了大红榜,我们全家下放,到了镇江最艰苦的地方,溧水。
   家,妈妈在撑着,但身体也垮了。几年后回到镇江,妈妈得了扑金森氏综合症,提前退休,刚过六十岁就走了。
   我不会忘记,在妈妈病重时,组织上告诉了妈妈,组织上相信她是一个好同志,好党员。并且把她的检查材料全部销毁。
   几十年的检查,几十年的包袱,在妈妈生病后总算结清了。妈妈有点激动,那时的我也为妈妈高兴。
   今天想来,妈妈,你太苦了!女儿不孝,组织不公!幸好有爸爸为你挡了点风雨。记得爸爸的老战友蒋诚伯伯跟我说过:你妈妈多亏有你爸爸护着,否则会更难!
   幸亏有爸爸!
   
妈妈.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20: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未必有公,凡人只能做到,无愧自心而已!
谢谢你们!谢谢!!
每年的四月都是最伤感的日子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2 18: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尤剑平 于 2019-4-23 20:41 编辑
江 发表于 2019-4-22 15:50
令人心酸,文章漂亮,但是它不合时宜,总有一天这种文章会得到社会认可的。

往事已逝,苦涩自尝,冷暖各自知,子女后辈有感受!
说无悔,讲无怨。唯有心自知。
坏语好言都曾闻,各时各讲各是非?
只待后世史作论!自有天下心。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2 15: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令人心酸,文章漂亮,但是它不合时宜,总有一天这种文章会得到社会认可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2 10: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牙宝 于 2019-4-22 10:26 编辑

地下党解放后不被重用,甚至怀疑!如南京地下党女市长,迎接大军过江起了大作用,前些时候网上流传—幅新的解放南京油画,,画上明显站着—个穿骑袍女人,那就是地下党女市长,丈夫好象姓沙,做过淅江省长,也没好下场!反右双双是右派,改革开放写了不少回忆录!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1 21:3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暂无语!……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3 19:58:15 | 显示全部楼层
bbf12c2f214f60bac9c76fd73525ace.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镇江知青网 ( 苏ICP备10036595号

GMT+8, 2019-5-22 19:18 , Processed in 0.15981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4 Weixiaodu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