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请必须用中文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1|回复: 5

转一篇绝佳好文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8 18: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游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请必须用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尤剑平 于 2019-11-19 20:33 编辑

https://mp.weixin.qq.com/s/gVsgtnfNR3ZdE3jMsYtXpg

茶楼仲诚兄转一帖。阅后,往日众议未解之诸结,今豁然开朗。读其所言,撫思良久,深以为然。
以为此文不可多得。不敢自专。转此共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8 18: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尤剑平 于 2019-11-18 19:28 编辑

                                                              空前绝后,一代“知青”[color=rgba(0, 0, 0, 0.298)]原创: 欧阳燕星 [url=]共和国同龄人[/url] 4天前


重发此文,因为今天是11月14号。那一年的那一天。我们迁离了城市,奔赴海南当农民。
重发此文,因为去年发的这篇文章,共有16万多的阅读量。可能是我这一辈子写的最多人看的一篇文章。留言有差不多500条,争论五花八门。暂时不说对错。也不必评论水平。至少这是我人生中一个小高峰,重发纪念一下吧。   
      “上山下乡有什么好纪念的?!”这句话,来自朋友圈里我一位同学的感触,话短意赅。不知道为什么,就这句话,还真是让我沉思了好几回。最后我觉得,仅仅这句话,便可以引出一篇像样的文章来。
  首先,我想直截了当的回答这个问题。上山下乡有什么好纪念的?就因为上山下乡是一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运动。这就应该足够让我们去记住和总结的。
  中国上下数千年,从来没有过,把城镇中间一批即将成为知识分子的青年人,把这一批刚刚踏入社会,甚至还不应该离开家庭的青年人,一夜之间动员他们远离父母,扔下书包,孤孤单单到穷乡僻攘的农村中去自食其力,干他们从来没有做过的粗重农活。封建帝王的时候,这样的事情没有过,有的只是乡间读书,千里进京赶考,唯知识为上。民国的时候,资产阶级执掌着政权,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发生。就算是新中国,也只能有这样一次了,今后,谁有这样的动员能力?谁又会这样心甘情愿地听从安排!
      古往今来,唯此一趟。这难道不值得纪念吗?
  关于这个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贬的,有赞的,有留恋的,有怨恨的。据说是问一百个知青,会有一百个不同的看法和答案。由沙鸣原创的诗《什么是知青》写道:“什么是知青?好像能说清,却永远也说不清。那是用青春换来的记忆,那是用热血与命运的抗争,那是用生命铸造的战歌,那是共和国同龄人的总称。”
  今年,是我们,也是最大一批知识青年(3000万,相当于加拿大全国人口总数)上山下乡50周年的日子。半个世纪几乎是人的一生,不知不觉的也就很快过去了。我想,只要是当过知识青年的人,上过山,下过乡的人,应该没有一个人会否认,那一场生活的巨大变迁,影响并改变了我们的命运。
    半个世纪过去了,现在应该可以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俯瞰式的看待这次绝无仅有的人为运动。
    这场巨大的人口迁徙,涉及当时的千家万户,只有少数的家庭可以置身其外。最后它还是覆盖了一切,用一种知识的断裂,最终影响了整个社会人才的断层。事后留下的,除了一部分人还能“青春无悔”,大半却是明说与暗藏的无尽抱怨。政府给每一位知青,向农村都发放了安置费,有中央领导人说过,它换来了三个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孩子不满意,农村也不满意。
      当然了,也有人说,不同生活遭遇的人,最后地位不同的人,对这段经历,他们的总结是完全不同的。成功人士说,这对我是一种历练;知识分子说,这让我看到了底层的生活;而知青中的大部分人,据考察,大部分的知识青年,因为耽误了学习,因为散落在各地的农村,因为学业荒废了十年,只能把进入上层社会的入口通道_大学的位置,拱手让给了工农兵,让给了那些文化大革命时连小学文化都不足够的76、77、78届“高中毕业生”,最后,大半的“知青”成为了底层的工人阶级。即使没有被下岗和遣散,又成为了企业退休的低收入人群。从农村的劳动力,转化成为了城市里的体力劳动人口。
  我下乡那个连队,有30个知青同学,后来只出了一个工农兵大学学员,四个中专生及函授大专生,其中有一个到美国上了大学。下乡之后能重返校门的,总共就五个,只有百分之十几。当年我们的中学是中山医学院附中,小学升中学的时候分三类考试,我们学校是一类,能进来的都已经是比较优秀的学生;中学升大学,我们学校的入学率在广州排第三名,如果算上大专、中专,我们学校的毕业生,能够再进校门的,无论如何在85%以上,所以,结论就是,上山下乡毁掉了60%人的继续读书深造的机会。
       “知识青年”从此却再也回不到脑力劳动的队伍中来。大部分的知识青年,一生都在低收入低消费的层面生活。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知青”生活,不过是开始了他们从此坎坷的漫长人生。
  我们今天不谈个人奋斗,不讲少数幸运者。我们也不议论特权,不讲拉关系。“塞翁失马,安知非福”,“横看是岭侧是峯,远近高低各不同”,没有人否认,“知青”之中出现了不少各行各业的精英,但是谁能知晓,如果他们不去上山下乡,事业是否会得到更好的发展。政治上的精英,就更不是我们议论的话题,为官之人,能有机会体验底层生活,那当然是个好事。少数人的故事,并没有普遍的意义。
  上山下乡50周年,这是值得纪念的,也是需要客观正确的看待的。因为现在还有人坚持说,这场运动是光荣、伟大、正确的。甚至还有人在网上提议,现在应该重新安排这样的下乡运动。对于我们大部分身历其境的人来说,这不但有悖于常理,而且是有逆于历史发展进程了。
  中国人思想和理论的混乱,其实时间也并不长。从“五四运动”、从没有了皇帝开始,也不过一百多年的时间。其中还有二三十年,就是毛泽东时代,人们的思想还非常的统一呢!但中国人的没有逻辑,恐怕就要追溯到更长的历史时间了。指鹿为马,满口胡言,有时候真的只能使人目瞪口呆。到了今时今日,过去的是非黑白,谁好谁坏,几乎凡事都有截然相反的两种不同看法,有的重提文革,有的翻案翻到民国,甚至是晚清。一切都有争论。朋友圈里,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多年不见,相去原来已经甚远。
  因此,谈论上山下乡的题目,我们也只能尽量的求同存异,多用一些共同的认识,或者至少是用很难争论的事实来说一说。

  那些说上山下乡好的人,他们怎么就不认真想一想,这个运动后来为什么又停止了?把人们搞得家庭破碎,搞到有些人发了神经病,搞出来下跪请愿,搞出来抬尸游行,政府后来其实不是已经改正这个错误了吗?所有上山下乡的人,哪怕是在农村集体所有制拿工分的人,甚至是逃回城里不干活的人,后来都给他们计算了工龄,视同社保、退休缴费时段。这是政府实实在在的在纠正自己的错误。
  当年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很多都没有达到成年人的年龄标准,15岁就要人家干活,其实真的只是童工。你可以说这些都是小事儿,是一些过激过左的行为,不是主流,但是大家不要忘了,很多家庭是所有小孩一起下乡。父母是城市户口,全部子女瞬间就把户口迁到了农村,根本就是大面积的拆散了家庭。
  大家更不要忘了,当初对知识青年的要求,可不是什么下放锻炼,不是体验生活,是要我们扎根农村。就当年的情况而言,根本就是把最大一批,最有培养前途的、最顶尖的准知识分子、准大学生全部放置到农村去改造,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文革以前是到农村中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文革以后,下乡则是因为我们这一批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是资产阶级教育路线培养出来的、思想没有得到改造的知识分子。大家还记得当年的那些口号吗?“文化教育界,是长期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知识越多越反动”,“考白卷也可以进大学”。这迫使我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重新进行自我否定,有的甚至不惜嫁给贫下中农,以求脱胎换骨。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准确的说,应该也不是从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早在50年代,就有了刑燕子,董家耕。早期的上山下乡,应该只是涉及很少一部分人,相对来说,他们的政治地位,还比较的高。邢燕子和董加耕,都曾被毛主席和周总理多次接见。他们是受到鼓励的,回农村改天换地的新知识分子。只是随着文化大革命的进一步左倾,上山下乡,被赋予了更多的接受教育接受改造的命题。尤其是同一时间里的分配,出身好的,被留下在城市和去当兵;出身不好的,全部都下了乡(当然有部分出身好的,自动响应号召,也去了农村)。对比之下,广东省甚至还有过文革前给下乡的知识青年发放五年有效的回城证,不过随着浩浩荡荡的下乡大军。政府的这些诺言也作废了。
  当年,伴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还有一些别的运动,“五七干校”、“战备疏散”,城市人口的清理,更加重了人口迁移的政治色彩。城市户口,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永远都是幸福生活的一个不可缺少的标记。
  真不知道,说上山下乡运动好的那些人,是否真的愿意自己的子女、孙子女现在去离乡别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现在的青年学生,连农忙劳动都不会去了,跟他们奢谈转户口,叫他们去农村当农民,真是“睬你都傻”!
  而现在,中国农村的广阔天地里,实际的情况是青年人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只剩下老人和小孩。
        我们早已应该看得非常清楚了,历史潮流应该是朝向城镇化的方向发展的。一个国家的发展与发达状况,几乎毫无例外的只有一个指标,那便是社会的工业化程度。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民生活的提高,应该是有越来越多的人群,到城市中去工作和生活。而农村的发展,必定是人口的缩减,生产集约化、机械化的极大提高。我们的国家,每年的春节,有过亿的人口流动,那是大批的探亲的农民工。我们修了好多好多的高铁,正如志强大炮说,城市的人口没有流向郊区,便捷的交通只是使人口更加往大城市集中。
  举个现实例子,今年是我们这批知青上山下乡的50周年。一来是半个世纪的时间节点,另一方面,我们都已经年近70,下一个10年20年,不知道我们之中又会少了哪些人?别说是组织,就是来参加活动,也分外的不容易了。于是,我们海南国营西培农场的知识青年,准备最后在广州搞一次比较大的纪念活动。活动会有多少人参加呢?我们也吸收当年农场职工,还有职工子弟一块儿来欢聚。当我在微信群里看到报名的名单,真的吓了我一跳:一个连队就有一百个人报名。可是当年一个连队里的广州知青,满打满算也不过是二、三十人。待我向知情的人去询问,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当年我们农场的职工子弟,很多都早已在广州成家和工作。我们回城的人,远远不如他们后来进城的人多。这才是现实!这就是历史发展的潮流。
  我们都是快70岁的人了。到了这个岁数,看待过往的生活,我们应该站得更高一些,我们不能离开当时的社会背景,看问题当然也应该更客观一些。上山下乡,本不是文化大革命的发明,但成千万的人,整个中学校园,超过一半人的同时上山下乡,当然就是文化大革命的产物。那个年代,什么事都以革命的名义,不管如何充斥着狂热与浪漫,尽管你可以从动机或者是效果里,抽取出不止一丝、不仅一毫的善意与伟大,但无情的历史终归会证明,一切都不过只是可笑的左倾幼稚病。
  血色的浪漫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也许不需要人去统计和说明;此事不再发生,也许已经可以视为默认,人们对此已经统一了认识。不过,我至今认为,极左思想的反生活,反人性,造反和反潮流的时髦与辉煌,从来并没有真正的离我们远去。
  当年,在我们农场的同一个连队里,大概同时去的有30多个同校的同学知青,就连到了农场的分配,基本上都是按学校的班级进行。现在,超过半数的人已经选择离开祖国大陆生活,他们之中有偷渡的、申请亲属移民的,也有偷渡了以后,再申请其它兄弟移民的。另外,有自费留学不回来的,还有千方百计,通过婚姻实行移民的。他们之所以选择遥望神州、远离故乡,我觉得多少是一种无奈,和他们上山下乡的经历有关。我清楚的记得他们每一个人单纯的面孔。我知道他们之中不少的人,学习成绩非常优异,可惜下乡十年之后回城,连一份固定的职业也没有找到。他们在广州当临时工,后来又到了深圳当临时工,后来还是到了美国去当一个技工。
  其中的一位知青农友,母亲本来就是我们中学的老师,自己也从来就是班上的学习课代表,如果不是上山下乡,他人生的规划绝对不是现在这样。唯一可以庆幸的是,他从农场带走了一个老职工的女儿,他们成了家,现在一起在美国过着美国工人阶级的生活。如果没有上山下乡,也许他也没有现在这样的幸福家庭。
  以我自己而言,实不相瞒,我只能说知青生活扼杀了我对学习的热情(读书无用论),不能说上山下乡使我对生活绝望,但它一定改变了我对人生的想法。当然,我是千千万万知青中脆弱的一个,我怀疑很多,我不坚定,我很懒散。不过,上山下乡的行列中至少也有我这样的人。我确信自己的想法还是善良的:我们这一代与共和国同龄的人,我们是新中国的儿女,我们的生活,本来不应该是这样。
  从来只有知识和文化是对人类的启迪。忽然听说,从小读书的青年人,离开学校应该到文化贫瘠、封建落后的地方接受再教育,真是匪夷所思。文化大革命后期的那种遣送式的上山下乡运动,惊天地,泣鬼神。这种看似革命,实则愚昧的做法,历史应该不会把它定位为“艰难的探索”吧?
        极左的就是极左的。不管用什么名义,逆人类发展历史而动的,终归只会成为笑谈,永远也不可能重来。
  今天,我们纪念上山下乡的知青运动,我们不光是要看清自己,追念豪情,感怀岁月;我们更重要的任务,是还原历史真实的真相,明示后人,不再犯极左错误,不要让我们的青春和付出白白浪费。如果我们的祖国,今后少一些空想和愚昧;如果我们的国民,少一些狂妄与折腾;如果我们能找出过往的错误和根源,到那个时候,我们的这一代知青,就真的是可以“青春无悔”了。
  俱往矣,今日神州大地,到处并行双轨制,贫富差距尚无法律与制度去约束,但已经没有人再会去公开召唤阶级斗争。总书记言:“人民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愿大家牢牢记住,愿后人找到解决社会矛盾之良方。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希望我们不会“‘独’苍然而涕下”。“成也知青,败也知青”(取自上文提到沙鸣的诗“什么是知青?”),我们用一代人的生命,给共和国的发展史上,打下的是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记。
————
编者广告:
反映中国的前30年,我写了17万字的长篇回忆录《走出三家巷》。这本书是自费出版,要买传统书籍的,只能向我邮购(搜索微信13392665613,加为好友,付款便可收到我邮寄的书籍)。也可以仅仅阅读电子版。我的这个17万字的长篇,分为35期(部分未能通过审核,无法发表),连载登在我的微信公众平台“共和国同龄人”里,可进入公众号关注并查阅各期历史发布消息。

欧阳燕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8 19: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color=rgba(0, 0, 0, 0.498)][backcolor=rgba(0, 0, 0, 0.04)]写下你的留言



精选留言
  • 10

    少群


    真的不知从何说起,所有的得、失、悔、恨、希望、失落……到回归平静,只能感叹一切都是命运安排。

  • 10

    智康


    看完您的全文后很想留言,但又不知从何说起。作为千万知青中的一员在历史的洪流中击水付出了自己努力现年过70回头看看也就笑笑吧不必再论。

  • 9

    舅父


    转发:苦不苦倒是其次,年青人吃点苦没有什么坏处,要害的是看不到任何前途,难道一辈子在这山沟里修理地球就是我们的归宿?

  • 9

    朱伯


    看了你篇有关对当年知青运动的评价与认识的长文,觉得是一编最为客观,实际,而立场最坚定的令人信服文章,我虽无参加过知青行列,但我有众多知青的工友和同事,感受到他们的心声和生活的艰辛过程,我地佩服毛当年的巨大号召力,当然这号召是伴随半强迫的政策而让几千万青年在短期内离开家庭而走向一个默生的落后乡村安家生活,以前权力大无边的皇帝也做不到的事,毛可以做到,但这个事情留下的无数后果,毛应该也是有可预见的,他后来也做过一些补救措施,而悲哀的是现在还有人为这件错事辩护,说明中国对人类进步与落后的认知糊涂还大有人在,而你篇文章对改变这类人的认知会有所帮助,这是敬佩你的所在。

  • 9

    垄上行


    作为老三届、老知青的一员,我很赞同燕星兄的文章观点,''事非经过不知难''呐!1968年下乡的岁月,时入寒冬,十几岁的未成年人,就要面对从来未见过的世面处境,忐忑惊惶,绝非夸张,因为没有政治后台,没有内部人脉,我们这些工人子弟只能在前路茫茫的感觉中,在营养缺乏的生活中,日复一日地下田干活,青春无悔只是下乡镀金者的夸耀之词。而且知青只是我们这批上山下乡者的专有名词,同龄人中那些极少数因为''革命需要''其升学、分配的学生贵族就不太可能对知青会有同情之感,也许还有点幸灾乐祸的心态! 回首往事,依然心潮起伏,一柱心香,祭奠永逝不回的青春!

  • 7

    舅父


    转发:那个年代,不只是当知青的苦,连我们的父母都好苦。

  • 6

    白白


    知青岁月,不提也罢。

  • 6

    羅老


    想到“湖广填四川”。

  • 5

    老欧


    比较客观、实际,也点到了根子上,同时,措辞也不偏激。在当下,对“知青”一事,极其量只能是“祭奠”!

  • 3

    燕萍


    想想都是泪,我就是童工的时候去的海南岛兵团,15岁的青少年,初中二年级就毕业了,一去就是八年,开荒,砍芭,大会战修水库,烧砖盖房子,什么苦活累活脏活都要干,最后还是搞困退才回城的,想起都怕啊!

  • 3

    麦建威


    請作者注意社會上出現了一股潮流,把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的那套極左的東西顛倒過來了。大學生到農村當村官,把知識帶到農村去幫助 農民脫貪,這才是正道。讓過去所渭上山下鄉的的理論,工農兵領導一切的理論見鬼去吧,可惜社會上還未看到大規模的公開批判和否定。但從你的文字裡我看到了,謝謝你。

  • 2

    王开强


    血占泪的回忆,但愿今后不会有,反思是必须的,要的是清算。必须清算,以酲后人。

  • 1




    往事不堪回首,如今巳是古稀之年,你也许是上海户口,享受大城市的优惠,可怜还有一大批人,过着艰辛的生活。

  • 1

    春草


    知青生活,永远忘不了的人生记忆。对一些人而言,知青是人生的一段历练;对那些回城后工作,后来又经历下岗,最终成为低收入人群,成为低保人群,知青是人生不如意的开始。不过,在中学读书优秀的人,其实大多数都通过七七,七八年高考上了大学或中专(至少我及其身边的同学是这样)。


  • Steven Xie


    勿叹息过往的岁月。勿言失去受教育的机会。机会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成功者永远是少数人。本人初中二文化水平,却能在恢复高考中考到重点大学。只有努力才是人生赢家的不二法门。以后有自学考试,有电大,有在职培训等等都出现不少佼佼者。现在纵然70岁了,还是有机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9 12: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绝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1 16: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唯有实话实说的文章才是好文章。大家说它好,是因为其实大家都知道却不说、唯作者胆大说出来了。“皇帝的新衣”人人知道却不敢说,却被一个小孩说了真话:“他光着屁股。”
  现在还常有人讨论什么“左倾”或“右倾”,我从来不明白“左、右”是个啥,只感觉到“真、伪”的颠倒。把无辜的人打成右派叫“左”?再把右派的帽子摘了叫“右”?别瞎操蛋了,明明是“善、恶”的问题,非要冠以“左、右”,蒙谁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3 22: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尤剑平 于 2019-11-23 22:26 编辑
武当剑 发表于 2019-11-21 16:50眼一闭
打成右派叫“左”?再把右派的帽子摘了叫“右”?别瞎操蛋了,明明是“善、恶”的问题,非要冠以“左、右”,蒙谁呢!

能蒙上几十年,也夠本了!

等两眼一闭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镇江知青网 ( 苏ICP备10036595号

GMT+8, 2019-12-16 13:59 , Processed in 0.33621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4 Weixiaodu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